<ins id="hhvx7"><span id="hhvx7"></span></ins>

    <del id="hhvx7"><track id="hhvx7"></track></del>
      <font id="hhvx7"></font>
      <var id="hhvx7"><form id="hhvx7"><mark id="hhvx7"></mark></form></var>

              <var id="hhvx7"></var>

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hvx7"><noframes id="hhvx7"><var id="hhvx7"></var>

                  技術文章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技術文章>聚焦國內MuSK抗體陽性的重癥肌無力:臨床特點、治療及預后
                  聚焦國內MuSK抗體陽性的重癥肌無力:臨床特點、治療及預后
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4-25   點擊次數:206次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重癥肌無力(MG)是一種影響神經肌肉接頭的自身免疫性疾病,通常導致骨骼肌無力和易疲勞。乙酰膽堿受體(AChR)自身抗體陰性的MG患者,通常被定義為血清陰性的MG(SNMG)。近年來,肌肉特異性酪氨酸激酶(MuSK)自身抗體受到廣泛研究,在SNMG患者中的檢出率為20 - 5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MuSK抗體陽性的MG(MuSK-MG)患者的臨床特點可能與地區和種族相關,迄今對MuSK-MG臨床特點的總結主要來源于西方人群的數據,國內相關報道有限,且樣本量較小。本文重點向大家分享國內兩篇新近發表MuSK-MG的相關報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01 單中心回顧性研究(鄭大一附院)[1]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研究入組了21例MuSK-MG患者,男性4例,女性17例。采用MGFA分型來評估患者的臨床狀態和疾病嚴重程度;采用MGFA干預后狀態(MGFA-PIS)評估治療后的臨床狀態:完全緩解(CSR)、藥物緩解(PR)、微小狀態(MM)及病情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該研究對MuSK-MG的治療與預后做了重點討論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治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17例(81.0%)患者采用溴吡斯的明作為AChE-I(乙酰膽堿酯酶抑制劑)治療的對癥用藥。為了解MuSK-MG患者的藥物劑量調控,研究者記錄了隨訪期間溴吡斯的明和糖皮質激素的確切劑量(圖1)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早期隨訪的平均劑量為225 mg (15例重癥患者在癥狀嚴重情況下劑量≥ 180 mg)。與住院治療相比,在末次隨訪中,溴吡斯的明的中位日劑量并無顯著變化(圖1A, 216 vs. 159 mg, P = 0.207),糖皮質激素的中位日劑量顯著降低(圖1B, 46.8 vs. 22.7 mg, P < 0.001);然而,溴吡斯的明的中位日劑量并無顯著變化(圖1A, 216 vs. 159 mg, P = 0.207)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聯合治療以溴吡斯的明、糖皮質激素和免疫抑制劑為主,16/21(76.2%)患者在出現癥狀后接受聯合治療。6例患者接受鈣調磷酸酶抑制劑(他克莫司)聯合溴吡斯的明和糖皮質激素。2例患者接受抗代謝物(硫唑嘌呤)治療,但治療效果不理想,均出現疾病進展。1例患者接受血漿置換(5次),1個月后出現肌無力危象(MGFA V)。1例患者因肌無力危象而接受IVIg治療。在隨訪中3例患者采用中藥代替溴吡斯的明或糖皮質激素。在中藥的維持下,患者的癥狀長期穩定,無進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圖1 MuSK-MG患者住院期與末次隨訪時的日常用藥比較。在住院期間到末次隨訪期間,溴吡斯的明(A)、糖皮質激素(B)的每日劑量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預后


                  對18例(85.7%) MuSK-MG患者進行了長期隨訪,平均時間為1202.17±976.73天。在隨訪期結束時,長期結果普遍良好:1例(4.8%)完全緩解(CSR),9例(42.9%)僅表現微小狀態(MM),4例(19.0%)病情改善,1例(4.8%)保持不變,2例(9.5%)隨訪期間死亡。CSR或MM患者以女性為主(女性:男性= 8:2)。


                  13例(61.9%)患者接受了單獨用藥或聯合用藥(溴吡斯的明、糖皮質激素和他克莫司)的長期治療。在最后的隨訪中,4例患者繼續使用他克莫司作為維持治療,同時輔以溴吡斯的明或糖皮質激素,所有患者均達到MGFA-PIS分級的MM級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02 多中心回顧性研究(國內5家三甲醫院)[2]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研究者從五家三甲醫院(上海華山,福建協和、西安高新、四川人民和港大深圳醫院)神經內科就診的2042例MG患者中篩選出69例MuSK-MG患者(3.4%),起病年齡均≥ 16歲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依據患者起病年齡,將患者分為三個亞組,情況如下: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該研究側重比較了不同亞組的臨床特征和疾病預后等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臨床特征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所有亞組均以女性為主,診斷延遲無差異。疲勞試驗陽性率、新斯的明試驗陽性率、癥狀波動性主訴均無顯著性差異。在合并疾病方面,高血壓(5/16 vs. 1/40,p = 0.006)、糖尿病(5/16 vs. 0/40,p = 0.001)和高脂血癥(3/16 vs. 0/40,p = 0.013)在極晚發型亞組的發病率高于早發型亞組。同時,極晚發型亞組中合并甲狀腺功能異常的比例也更高(6/16 vs. 2/40,p = 0.003)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起病時,大多數患者(42.0%)為MGFA IIb型,延髓肌、四肢肌和眼外肌受累比例分別為53.6%、29.0%和69.6%。但三個亞組間的MGFA分型和肌無力癥狀分布未見統計學差異。起病3個月時,與早發型相比,極晚發型亞組的肢體肌受累頻率更高(分別為12/15和16/40,p = 0.022)。起病6個月時,極晚發型亞組的延髓肌和呼吸肌受累比例顯著高于晚發型亞組(延髓?。?4/15 vs. 26/39,p = 0.044;呼吸?。?/15 vs. 0/13,p = 0.013);四肢肌受累的比例也同樣高于其他兩個亞組(86.7%,p < 0.001)。起病12個月時,極晚發型亞組的呼吸肌受累比例高于早發型亞組(4/12 vs. 2/35,p = 0.036)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預后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所有患者的中位隨訪期為32個月。各起病年齡亞組中接受ACEI、糖皮質激素、利妥昔單抗(RTX)、血漿置換和IVIg治療的患者比例無顯著差異,難治性MuSK-MG的比例也沒有明顯差異?;颊哌_到微小狀態(MM)的發生率(分別為25/38、9/13、5/13,p > 0.05)和患者從發病到MM狀態的時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。對于接受RTX治療的患者,與晚發型亞組中接受RTX治療的患者相比,極晚發型患者從起病到使用RTX的時間更短(6[5.5 - 7.5]vs. 18[12 - 65],p = 0.039)。三個亞組中,接受RTX治療至達到MM的時間沒有顯著差異(p > 0.05)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03 數據比較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兩個研究雖側重點有所不同,但都對國內MuSK-MG患者的臨床特征、治療和預后情況做了細致的回顧性分析。小編將兩份研究結果中可對比的數據,進行總結和梳理如下: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兩份研究的數據中,總結出相對一致的中國MuSK-MG患者的臨床特征: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1. 女性患者多見,初發癥狀多為眼外肌、延髓肌受累;

                  2. 大部分患者起病時MGFA嚴重程度分型不高,但病情進展迅速,短時間內即可累及其他肌群,甚至出現肌無力危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3. 傳統的免疫治療對部分MuSK-MG的治療和維持有效。聯合治療有助于臨床癥狀的改善。但一些MuSK-MG患者對標準治療反應不佳,一旦確診,應考慮盡早引入其他治療方案,例如利妥昔單抗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MuSK-MG臨床亞型的識別,依賴于自身抗體的檢測。我國的《中國重癥肌無力診斷和治療指南(2020年版)》[3]中,血清AChR抗體和MuSK抗體檢測是鑒別AChR-MG和MuSK-MG的重要依據。指南推薦使用RIA法和ELISA法進行AChR和MuSK抗體檢測,本次分享的單中心回顧性研究中采用指南推薦的抗體檢測方法(RSR旗下產品ElisaRSR™ AChR Ab 和RiaRSR™ MuSK Ab)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MG 相關產品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  ElisaRSR™ AChR Ab

                  ■   RiaRSR™ AChR Ab

                  ■   Blocking AChR Ab

                  ■   RiaRSR™ Canine AChR Ab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■   MuSK Ab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■   Titin Ab

                  (點擊上述產品可了解相關信息)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參考文獻:

                  [1] Huang, Q., Li, F., & Zhao, S.(2022). Spotlight on MuSK positive myasthenia gravis: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,treatment and outcomes. BMC neurology, 22(1), 1-9

                  [2] Zhou, Y., Chen, J., Li, Z., Tan, S.,Yan, C., Luo, S., ... & Xi, J. Clinical features of myasthenia gravis withantibodies to MuSK based on age at onset: a multicenter retrospective study inChina. Frontiers in Neurology, 704.

                  [3] 常婷. (2021). 中國重癥肌無力診斷和治療指南 (2020 ). 中國神經免疫學和神經bing學雜志.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產品中心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    備案號:   GoogleSitemap   技術支持:化工儀器網 管理登陸
                  天津阿斯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www.pronevo.com) 版權所有 總訪問量:104383
                    QQ在線客服
                  •   在線咨詢
                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                  電話
                  86-22-83726755
                  手機
                  18622601726
                  欧美淫色三级片,欧美婬片A片在线观看,欧美樱花簧片在线观看,欧美影院网站视频观看

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hhvx7"><span id="hhvx7"></span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hhvx7"><track id="hhvx7"></track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hvx7"></fon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hhvx7"><form id="hhvx7"><mark id="hhvx7"></mark></form></va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hhvx7"></va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nt id="hhvx7"><noframes id="hhvx7"><var id="hhvx7"></va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